您的位置: 首页 >> 灵异

虚实战纪六似是故人来下

2020.01.24 来源: 浏览:0次

虚实战纪 六、似是故人来(下)

“解药?”

眉头轻皱,墨榕抬眼便看见了远处躺在南宫飘的防护罩中的白露,他的眼中立即全是了然,跟着他扣指轻弹,一道墨绿色的光华直射而出,如若无物一般越过南宫飘的防护罩,径直没入白露的眉间。

眼睁睁看着那光芒一闪而没,张龙潜的心一下提了起来,就要怒而质问墨榕的意图,却听见他平静的声音。

“柳影并无解药,‘噬活’乃是我所炼制,专为处决而存在,其解药,也只有我才有。”

话音未落,一声轻微的“吧嗒”响起,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到了地上,包括张龙潜在内的几人立即闻声望去,却见安静躺着的白露一点点恢复着血色,一截拇指大小的灰白色木头在她旁边摔裂了开来,如同焚香燃尽的粉末一般。

“廖家的蛊?”认出那东西的原型,就在白露身边的南宫飘愣了一下,随即便满脸惊喜,“也就是说……!”

同样在防护罩内的周邈立即跪下,几乎与南宫飘同时一左一右的抓住白露的手腕,片刻后就与满脸喜色的南宫飘一同朝睁大眼望着的张龙潜点头。

“‘噬活’解除了。”

轻轻的话语在这安静的空间显得十分清晰,直接就让张龙潜的心脏狂跳起来。

解除了。

剧毒解除了。

白露……没事了。

一直担心到近乎绝望的事情突然就这样解决了,张龙潜不由有些愣神,就连呼吸都微微一滞,头脑放空了几秒她才终于松了口气,随即才总算意识到自己身上有多疼,也才发现自己几乎都没了力气,她禁不住就浑身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看了看白露那边,又有些愣神的看向墨榕,张了张嘴她才想起来应该道谢。

“啊!多谢前辈……”

“我并非你们的前辈,无需如此称呼。”

墨榕平静的打断了她的话。

回想起方才他对待柳影的态度,这语气就更加显得毫无辩驳余地,张龙潜立即住了嘴,不再多说。周邈和南宫飘还在防护罩内照看没有醒转的白露,左泠和苍炎则又到了张龙潜身边,不动声色的护住她,目光都落在光幕那边的墨榕身上。

直到这刻,几人才有心情打量这个轻松便制住柳影的“墨榕”。

他看上去四十岁上下,面容硬朗,身着墨绿色直裾,外披玄色大氅,腰间悬着一只翠色的玉笛,活脱脱一个汉朝走出来的人,只是他并未束发,仅仅在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尾端松松的系着一条墨绿色的发带,却有一丝超然脱俗的味道。

人类?

谁也不敢确定,毕竟他们根本就察觉不到墨榕身上有任何妖气,天知道是因为他真的不是妖怪还是像孟槐那样等级太高掩藏得太好了。

张龙潜的镇魂玉倒是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她却直觉这个墨榕不可能是“人类”这么简单的身份。可如果他真的是妖怪,又怎么会出手帮他们呢?

一层层疑惑在脑海中盘旋,张龙潜轻轻皱眉,然后终于回想起先前因为担心白露而没有注意的细节。

“我让你当这里的山鬼,不是为了让你捣乱的。”

“你穿出我所布下的禁制,进入张家窃取灵蛇珠……”

“……三十年前我就说过了吧?”

看着不过四十岁左右的墨榕,张龙潜慢慢睁大了眼,一个有些离谱的猜测渐渐浮现了出来。

难道说,这个墨榕……

在张龙潜渐渐变得惊愕的目光中,墨榕淡淡的扫视了所有人一眼,而后抬手撤去挡住张龙潜的光幕,沉声道:“解药既已生效,你们便速速离去吧。此次柳影所造成的骚动,也是我看管不严才会引起,出去后替我跟张寒光说一声抱歉。”

“你……您认识张老先生?”

迟疑了一下,张龙潜还是用上了敬语,只是她虽是提问,目光之中却已有了几分确定。

看一眼张龙潜,墨榕却没有回答,只是幽幽的长叹了口气。

万般惆怅。

这一声叹息让张龙潜有些疑惑,看着那身着玄色大氅的身影,她心中莫名的微微颤动,不由轻轻皱起了眉。

奇怪,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脑海之中迅速翻动过往的记忆,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相关的身影,张龙潜不禁有些困惑,这时就听沉默下来的墨榕再次开口,但并不是回答她的问题,而只是淡淡的催促。

“你们该回去了。”

说完不容任何人再多说一句,墨榕轻挥袍袖,顿时两道墨绿色的旋风出现在分作两拨的六人身边,轻而易举便破掉了南宫飘的防护罩,却并没有对他们造成丝毫伤害,只是卷着两边各三人汇成一处,跟着就将戳手不及的六人包裹起来盘旋着向上,稳稳的朝着斩妖洞遥远的出口而去。

在被绿色的旋风遮住视线的一瞬间,张龙潜看到墨榕缓缓抬头看向他们,一直平淡的脸上此刻却沉静而哀伤。

然后,张龙潜的视野中便是深沉的墨绿,唯一留在她脑海中的,是墨榕孤寂的身影,和斩妖洞内巨大安宁的古榕。

陡然之间,一幅画面席卷而来。

一株巨大的榕树努力的向四周伸展着枝叶,翠绿茂密,充满生机,四周缭绕的云雾在它的枝叶间缓慢翻滚,宁静祥和,仿佛仙境。树荫之下,两个身着白衣的人在石桌前相对而坐,娇小一些的身影正认真的对面前的青年说着什么。

那似乎是个女子,看不清容貌的脸上是温和恬静的笑容。乌黑的长发,洁白的长衫,淡雅的微笑,不染丝毫世俗尘埃。

而那个青年,虽着白衣,却与曾经出现在张龙潜脑海中的一个身影一模一样。

那个哀戚而坚定的黑衣青年。

下一瞬间,安宁的画面如水中月一般碎裂,再次覆盖了张龙潜的视野的,却是燃遍整座宅院的漫天大火。

照亮了夜晚的火光之中,还能清晰的看见两个身影。

一个白衣胜雪,一个黑衣如冥。

烈烈火焰之中,黑色的身影将白色拥入怀中,似乎勾起嘴角,轻声而坚定的述说。

“……我说过,绝对……会保护你的。”

夜晚被火光所照亮,耀眼的火焰却似乎在这一刻失了颜色,幽暗的天地间,只剩下清冷悲戚的黑与白。

重庆妇儿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口碑怎样
陕西哪家治白癜风的医院好
甘肃重点牛皮癣医院
呼和浩特哪所医院能治癫痫病
Tags:
友情链接